译学研究有上中下三种境界

2014-04-11 22:33:38 东南亚小语种翻译中心 54

近年来,我国外语研究不断走向深入,但在“学术热”背后,存在许多值得分析和思考的新问题,甚至出现了背离研究本体的现象,引起学界反思。记者日前就相关问题采访了黑龙江大学俄罗斯语言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教授、黑龙江大学翻译科学研究院院长黄忠廉。

  黄忠廉以译学研究为例,认为“译学研究现在越来越泛化,成为各学科研究的对象,从某个意义说这是好事,但走过了头就会物极必反。越是过于追求叙述的宏大,就越远离本体;做这种研究的人越多,也就越来越不会发话:言辞不当,方向不明,言不对题,三句就离开了本行……越来越掉书袋,尤其是掉洋书袋,离开转引就越难以发出自己的声音。于是,有知识,无思想;有视野,无灵感;有抄录,无原创。如何学习西方又有别于西方,任何学者都应有清醒的认识,只有深深根植于汉外互译的事实,从中国翻译实践中悟道,才能作出我们的理论贡献”。

  国内学术界何时既能了解国外同行研究成果,又能基于事实提出原创性问题、方法和理论?何时才能树立理论自信,脱离“学术殖民”境地而与西方平等对话?何时才能不拿所谓的“国际”理论套用“本土”现象?西方理论为体、本土现象为用的迷信不破,主体性原创将遥遥无期,还会失去创新的佳期,出路何在?以上都是黄忠廉在近年治学中反复思考的问题。

  黄忠廉认为,“明智之举在于了解西方理论和学科脉络,面对具体问题,不妨先走进去,从中提炼最有意义的元素,与中西理论两两沟通比照,既分析又综合,从小见大,见微知著。下焉者可以印证西方理论,学习新理论;中焉者可以修正西方理论,形成中西方思想理论的平等对话;上焉者可以针对西方理论提出另类解释,寻得新视野,创立新理论。”


Powered by MetInfo 5.3.11 ©2008-2021 www.MetInf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