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世界地位最高的中国文学翻译家

2014-04-22 16:56:50 东南亚小语种翻译中心 183
美国著名汉学家葛浩文,被誉为目前英文世界地位最高的中国文学翻译家,他的翻译严谨而讲究,“让中国文学披上了当代英美文学的色彩”。10月14日下午,葛浩文接受了南国早报记者的电话采访
 
热爱翻译事业的挑战性
 
    葛浩文曾经借用闽南话讲了一句台湾俚语,翻译成普通话意思是“没有鱼,虾凑数”。他把作家比作鱼,译者是虾,是配角。
 
    葛浩文被认为是“公认的中国现当代文学之首席翻译家”。美国作家约翰·厄普代克在《纽约客》杂志上写道:“在美国,中国当代小说翻译差不多成了一个人的天下,这个人就是葛浩文。”厄普代克称葛浩文是“接生婆”。经葛浩文之手,萧红、白先勇、王朔、莫言……甚至“80后”的春树等20多位海峡两岸作家的40多部名作在英语世界呱呱坠地。
 
    葛浩文曾经说过:“我跟很多翻译家都不一样,我是凭灵感翻译。我喜欢读中文,喜欢写英文。我热爱这个事业的挑战性、模棱两可性和不确定性。”
 
    “除了中文啥都不会”
 
    葛浩文说,他年轻时不爱读书,成天贪玩,喝酒、跳舞,“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做过”。毕业后,找不到事做,只好当兵。服役期间,他清闲得很,“什么正经鸟事儿都没干”。但他终于被调到日本,上了一艘驱逐舰,之后又去了越南。在越南的经历让他猛醒过来,不能就这么断送了年轻的生命,于是申请返回中国台湾。葛浩文讲起这个决定了他一生的选择时,借用莫言小说题目开玩笑说,留恋中国台湾是因为当地女人的“丰乳肥臀”留住了他。
 
    这回他“学乖了”,一到台北,就请了一位在中国台湾的东北人学中文,“葛浩文”就是这个老师起的名字。
 
    回美国后,他读完硕士,教了一年书,他认识到自己“除了中文什么都不会”,决定攻读博士。再后来,葛浩文翻译了他的第一部中文小说——萧红的《呼兰河传》。2011年6月3日,在纪念萧红诞辰100周年举行的首届“萧红文学奖”上,葛浩文的《萧红传》获得萧红研究奖。
 
“国外读者喜好幽默的作品”
 
    记者:近日公布的诺贝尔文学奖被加拿大作家获得,大家都知道,在加拿大存在两类作家:一类是国际名誉高,一类是对本国的文学现状开拓做得很出色的。您曾说想把中国的好作家推到国际上。对于这两类作家,您怎么看?
 
    葛浩文:这个问题牵涉到诺奖评选的标准,和作家的知名度。这两个不一定对等,村上春树可能是最好的例子。在美国他也非常受欢迎,每一年诺奖公布之前美国有赌注公司下注,他每次都排名第一第二,但这是不是就代表他的得奖度就高呢?答案肯定是不一样的。
 
    记者:当要翻译中国作家的书时,您怎样去选择呢?
 
    葛浩文:第一是我们自己一定要看得下去。第二要看它的来源。如果是出版社找我,或者一个作家的代理人找我,并担保能出,那就太容易了。我们自己看上的一本小说,认为这本书在英文世界会有读者,我们愿意冒险去做,但不能不考虑读者和市场。翻译莫言、苏童的作品,我考虑了一个星期。
 
    记者:英文世界喜欢何种中文作品?
 
    葛浩文:美国读者喜欢哪种文学作品,很难判断。
 
    记者:和以前相比,莫言得奖后,是否意味着他会被更多美国读者接受?
 
    葛浩文:他之前的中文作品在美国出版得很多,但再过一年,再说莫言,可能大家就会问谁是莫言?莫言不会英语,他去欧洲、美国都要有翻译跟着。所以出版社不愿意花钱请他来。
 
    记者:国外读者喜欢的是中国风情、人情还是哪方面的作品?
 
    葛浩文:评论家喜欢看悲苦的作品,但国外读者一般爱看的是幽默、轻松的作品。阎连科的小说与刘震云的是两码事。我认为在美国评论家还是比较喜欢阎连科。
 
    记者:您还想翻译贾平凹的《秦腔》,后来放弃了,是吗?
 
    葛浩文:很早以前我翻译过他的《浮躁》,很不错。他本人认为《废都》没人翻译的话就是他一生中最痛苦的事。有人要翻译,他不同意,非得让我翻译。我认为,《废都》在国外应该会有读者,但《秦腔》就说不上了,因为,它的题材连中国人都不一定能特别接受吧。

Powered by MetInfo 5.3.11 ©2008-2021 www.MetInf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