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融入将以昆明为中心构建两大通道

2014-03-20 23:58:20 东南亚小语种翻译中心 66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一带一路”再次成为“热词”。据相关学者不完全统计,全国已有14个省份提出融入“一带一路”建设。云南省社科院南亚研究所所长助理、助理研究员胡娟介绍,这些省份都在整合各自资源,拿出“十八般武艺”,争取更多经济发展机会。

  没人愿意错过中国新一轮对外开放的大好前景。云南也不例外。

  省发改委主任王喜良透露,针对“一带一路”战略部署,相关部门已经完成云南在“一带一路”重大战略中的总体方案设计。

  昆明作为云南省社会经济发展的“引擎”,将在云南积极融入“一带一路”过程中如何寻找“发力点”、带动全省进一步对外开放?在昆明现有建设区域性国际城市、世界知名旅游城市的基础上,昆明在“面向南亚周边地区深化经济合作”中又有哪些文章可做?

  学者分析,昆明在云南融入“一带一路”的过程中需要开启三大发力点,在发展优势产业上作文章。

  云南:区位优势无与伦比

  从区位看,云南北上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南下连接海上丝绸之路,是中国唯一可以同时从陆上沟通东南亚、南亚的省,并通过中东连接欧洲、非洲。从历史看,云南在我国对外历史上长期发挥着内陆门户的重要作用。早在秦汉时期,“南方丝绸之路”便造就了古代史上开放和鼎盛的云南。修建滇越铁路,则带动了近代工业的发展。从现实看,近年来,国家支持云南建设我国面向西南开放重要桥头堡,使云南从开放“末端”归位于“前沿”。

  “实际上,省内东南亚、南亚国家研究学者就已展开"一带一路"相关研究。”胡娟说,就积极融入国家的“一带一路”战略而言,云南的反应速度特别快。

  2013年12月底,由云南省委宣传部、云南省印度洋研究会主办,云南大学、云南省社科院承办的“云南参与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学术研讨会”在云大举办。与会30多位省内外专家学者紧紧围绕在国家建设“一带一路”战略中,云南如何融入其中、找准定位、发挥作用积极出谋划策。这个学术会议不但邀请到了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中联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主任、云南省印度研究会顾问于洪君等学界“大咖”,还得到了省委书记秦光荣的专门批示,要求充分认识国家建设“一带一路”战略的重大意义,抓住机遇、主动作为,争取在国家“一带一路”建设中凸显云南地位和作用。

  会后,胡娟在网络上进行搜索,当时关于“一带一路”的地方学术性研究会议的搜索结果就只有云南。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云南代表团团长秦光荣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要坚决贯彻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切实找准云南战略定位,全力融入“一带一路”建设规划,发挥好云南在国家向西开放战略中的“重要省”作用。
  昆明:继续发挥“引擎”作用

  作为省会城市以及拉动云南省经济发展的主力,昆明在云南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战略中发挥的作用非常重要,正如在与“一带一路”建设一脉相承的“桥头堡”建设中扮演的“桥枢纽”“桥核心”角色一样,学者们认为在云南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的过程中,昆明将继续发挥令人期待的“引擎”作用。(下转2版)

  胡娟说,“昆明是云南省会,是云南社会经济发展排头兵,是云南人才资源、经济资源、投资环境等优势的集合地,具有先发优势和聚集效应。从前期的桥头堡建设、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和大湄公河次区域建设、南博会永久落户昆明等对外开放战略和合作机制来看,昆明的对外交流合作从广度和深度上更有基础。”省社科院南亚研究所副所长杨思灵也表示,昆明作为全省经济总量占大头者,它如何谋求与东南亚周边国家的经济合作、促进贸易往来一方面能拉动全省对外开放的速度与深度,另一方面也是个好的学习“模板”。

  据了解,针对“一带一路”战略部署,云南的相关部门已进行十大课题研究,完成了云南在“一带一路”重大战略中的总体方案设计。概括起来就是构建“一横一纵”两个通道,外加两个辅助通道。以昆明为支点和中心,一横是向东连接泛珠三角、太平洋(601099,股吧)等经济最发达地区,向西通过瑞丽连接“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印度洋沿线国家;一纵是向北通过成都、西安连接北方丝绸之路,向南通过磨憨口岸,连接老挝、泰国、新加坡进入南太平洋。辅助通道方面,一是沿老史迪威公路,连接昆明和印度加尔各答;二是通过云 桂铁路,连接广西防城港并进入太平洋。

  建议:昆明要掌握三大发力点

  云南积极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发挥“一带一路”重要省作用,昆明该如何发力?对此,专家们给出了建议。

  发力点一:借力世界知名旅游城市建设

  以昆明为起点建立“旅游走廊”、“文化走廊”。

  “一个人站在一个优势位置上,别人肯定会优先看到你,但问题是要怎么结合自身实际,寻找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方法。”胡娟说。

  杨思灵头脑里有一个关键词—“筛选器”,从“一带一路”战略提出之初,他就给予高度关注。他认为,昆明最大的优势是旅游、文化产业,“可以先通过旅游文化活动,加强与东南亚国家间的民间往来,互相了解才有经贸等进一步合作”,杨思灵认为,“春城这张名片真正打出去了,下一步的交往合作也就容易许多,而且,旅游、文化产业也是昆明的特色长项。云南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昆明可以做的事情其实很多,比如建立一个以昆明为枢纽的旅游、文化走廊,与目的地国家达成协议,让游客通关时免签或简化相关手续。”

  在杨思灵的设想中,这条环线旅游走廊是这样的:昆明—仰光—曼谷—金边—河内—南宁—昆明。与此同时,积极推动沿线旅游基础设施建设和人力资源开发;加强旅游圈线路旅游资源的营销与推广;促进旅游沿线通关便利化,积极推进免签制度的实现。“当然也可以搭建一条通向更远方的旅游线,比如从昆明出发,经由缅甸到印度加尔各答、不丹、尼泊尔、巴基斯坦最后通往阿富汗。”他建议在昆明和瑞丽、磨憨、腾冲等口岸,以及仰光、曼德勒、德木、达卡、加尔各答等建立人员便利化通道;开展教育、人力资源培训、语言文化交流、学术交流活动;建立和形成联合统一的旅游促销机制,开展边境旅游和跨境旅游项目,边境省邦节庆活动;鼓励民间自驾车旅游、汽车拉力赛、边境文化旅游、民族体育赛事等项目,让边境地区的人民广泛受益。
  发力点二:转变政府职能提升软环境

  “加快推进桥头堡建设和云南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是一脉相承的。”云南大学大湄公河次区域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刘稚说,“云南和昆明在这个过程中,要注意和原有的规划、原有的定位对接。”此外,她关注的焦点是,“一带一路”涉及的十多个省份,如何搭建战略平台、形成新的合作机制。

  刘稚认为,作为云南的省会城市以及经济社会发展中心,昆明在云南融入“一带一路”建设中如何深化改革以及对外开放将发挥重要作用。“我们要扩大对外开放,不能仅仅期待政策凹地会吸引来优质企业,更为重要的是发展好自己的市场主体。”她表示,新一届政府强调“简政放权”,昆明要做的是如何简化行政审批并做好市场开放,“更关键的是如何形成"开放主体",短时间内这个开放主体可以是政府,但长远来说这个开放主体必须是企业,政府得学会用好政策,学会在市场经济中游泳。”她认为,融入“一带一路”这个国家新一轮开放的格局,对云南、昆明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新一轮对外开放中,如何发挥优势、弥补缺陷,确实令人期待。”

  杨思灵也认为,要融入“一带一路”战略,作为云南省会的昆明要做的还有很多。首当其冲便是解决交通问题,“我去北京开会的时候,一个半钟头就能换一趟地铁、一趟高铁到达天津,但同样的时间,我从昆明老城区出发只能到达呈贡区,交通成本太高了,无论是城市交通还是城区、县区交通都还不够立体化。对于投资者来说,这是他们必然要考虑的软环境。”

  发力点三:企业做“走出去”的有心人

  “昆明与东南亚许多国家的经贸合作先期做得比较好,但其他领域,如旅游、文化交流、民间交流、金融合作、软件合作等也应进一步深化合作。”胡娟介绍,2013年她到被称为亚洲“硅谷”的印度加尔各答考察时发现,当地软件行业发达,与云南、昆明的软件园有广泛的合作基础。“企业应以更加积极的姿态去参与、互动,看是否有先进项目能在昆明"落地开花"。另一方面,政府要积极搭建政策平台和咨询平台。”

  “要面向东南亚周边地区深化经济合作,这个过程仅仅是"从上到下",也应该是一个"从下到上"的双向过程。”胡娟分析,“桥头堡”和“发挥云南作为我国与周边地区深化合作的排头兵”一是体现了区位优势,另一方面表达了在新一轮国家对外开放格局中“敢为先”的姿态,关键是企业怎样收到这种信号并落实到市场活动中去。

  记者李双双报道

  名词解释

  “一带一路”即“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加快沿边开放步伐,允许沿边重点口岸、边境城市、经济合作区在人员往来、加工物流、旅游等方面实行特殊方式和政策。建立开发性金融机构,加快同周边国家和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形成全方位开放新格局。

  “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从密切欧亚各国经济联系、带动区域经济发展、构建地区和谐繁荣的战略高度出发,着眼于打造一个政策沟通、道路连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同的经济带。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一带一路”再次成为“热词”。据相关学者不完全统计,全国已有14个省份提出融入“一带一路”建设。云南省社科院南亚研究所所长助理、助理研究员胡娟介绍,这些省份都在整合各自资源,拿出“十八般武艺”,争取更多经济发展机会。

  没人愿意错过中国新一轮对外开放的大好前景。云南也不例外。

  省发改委主任王喜良透露,针对“一带一路”战略部署,相关部门已经完成云南在“一带一路”重大战略中的总体方案设计。

  昆明作为云南省社会经济发展的“引擎”,将在云南积极融入“一带一路”过程中如何寻找“发力点”、带动全省进一步对外开放?在昆明现有建设区域性国际城市、世界知名旅游城市的基础上,昆明在“面向南亚周边地区深化经济合作”中又有哪些文章可做?

  学者分析,昆明在云南融入“一带一路”的过程中需要开启三大发力点,在发展优势产业上作文章。

  云南:区位优势无与伦比

  从区位看,云南北上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南下连接海上丝绸之路,是中国唯一可以同时从陆上沟通东南亚、南亚的省,并通过中东连接欧洲、非洲。从历史看,云南在我国对外历史上长期发挥着内陆门户的重要作用。早在秦汉时期,“南方丝绸之路”便造就了古代史上开放和鼎盛的云南。修建滇越铁路,则带动了近代工业的发展。从现实看,近年来,国家支持云南建设我国面向西南开放重要桥头堡,使云南从开放“末端”归位于“前沿”。

  “实际上,省内东南亚、南亚国家研究学者就已展开"一带一路"相关研究。”胡娟说,就积极融入国家的“一带一路”战略而言,云南的反应速度特别快。

  2013年12月底,由云南省委宣传部、云南省印度洋研究会主办,云南大学、云南省社科院承办的“云南参与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学术研讨会”在云大举办。与会30多位省内外专家学者紧紧围绕在国家建设“一带一路”战略中,云南如何融入其中、找准定位、发挥作用积极出谋划策。这个学术会议不但邀请到了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中联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主任、云南省印度研究会顾问于洪君等学界“大咖”,还得到了省委书记秦光荣的专门批示,要求充分认识国家建设“一带一路”战略的重大意义,抓住机遇、主动作为,争取在国家“一带一路”建设中凸显云南地位和作用。

  会后,胡娟在网络上进行搜索,当时关于“一带一路”的地方学术性研究会议的搜索结果就只有云南。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云南代表团团长秦光荣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要坚决贯彻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切实找准云南战略定位,全力融入“一带一路”建设规划,发挥好云南在国家向西开放战略中的“重要省”作用。
  昆明:继续发挥“引擎”作用

  作为省会城市以及拉动云南省经济发展的主力,昆明在云南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战略中发挥的作用非常重要,正如在与“一带一路”建设一脉相承的“桥头堡”建设中扮演的“桥枢纽”“桥核心”角色一样,学者们认为在云南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的过程中,昆明将继续发挥令人期待的“引擎”作用。(下转2版)

  胡娟说,“昆明是云南省会,是云南社会经济发展排头兵,是云南人才资源、经济资源、投资环境等优势的集合地,具有先发优势和聚集效应。从前期的桥头堡建设、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和大湄公河次区域建设、南博会永久落户昆明等对外开放战略和合作机制来看,昆明的对外交流合作从广度和深度上更有基础。”省社科院南亚研究所副所长杨思灵也表示,昆明作为全省经济总量占大头者,它如何谋求与东南亚周边国家的经济合作、促进贸易往来一方面能拉动全省对外开放的速度与深度,另一方面也是个好的学习“模板”。

  据了解,针对“一带一路”战略部署,云南的相关部门已进行十大课题研究,完成了云南在“一带一路”重大战略中的总体方案设计。概括起来就是构建“一横一纵”两个通道,外加两个辅助通道。以昆明为支点和中心,一横是向东连接泛珠三角、太平洋(601099,股吧)等经济最发达地区,向西通过瑞丽连接“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印度洋沿线国家;一纵是向北通过成都、西安连接北方丝绸之路,向南通过磨憨口岸,连接老挝、泰国、新加坡进入南太平洋。辅助通道方面,一是沿老史迪威公路,连接昆明和印度加尔各答;二是通过云 桂铁路,连接广西防城港并进入太平洋。

  建议:昆明要掌握三大发力点

  云南积极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发挥“一带一路”重要省作用,昆明该如何发力?对此,专家们给出了建议。

  发力点一:借力世界知名旅游城市建设

  以昆明为起点建立“旅游走廊”、“文化走廊”。

  “一个人站在一个优势位置上,别人肯定会优先看到你,但问题是要怎么结合自身实际,寻找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方法。”胡娟说。

  杨思灵头脑里有一个关键词—“筛选器”,从“一带一路”战略提出之初,他就给予高度关注。他认为,昆明最大的优势是旅游、文化产业,“可以先通过旅游文化活动,加强与东南亚国家间的民间往来,互相了解才有经贸等进一步合作”,杨思灵认为,“春城这张名片真正打出去了,下一步的交往合作也就容易许多,而且,旅游、文化产业也是昆明的特色长项。云南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昆明可以做的事情其实很多,比如建立一个以昆明为枢纽的旅游、文化走廊,与目的地国家达成协议,让游客通关时免签或简化相关手续。”

  在杨思灵的设想中,这条环线旅游走廊是这样的:昆明—仰光—曼谷—金边—河内—南宁—昆明。与此同时,积极推动沿线旅游基础设施建设和人力资源开发;加强旅游圈线路旅游资源的营销与推广;促进旅游沿线通关便利化,积极推进免签制度的实现。“当然也可以搭建一条通向更远方的旅游线,比如从昆明出发,经由缅甸到印度加尔各答、不丹、尼泊尔、巴基斯坦最后通往阿富汗。”他建议在昆明和瑞丽、磨憨、腾冲等口岸,以及仰光、曼德勒、德木、达卡、加尔各答等建立人员便利化通道;开展教育、人力资源培训、语言文化交流、学术交流活动;建立和形成联合统一的旅游促销机制,开展边境旅游和跨境旅游项目,边境省邦节庆活动;鼓励民间自驾车旅游、汽车拉力赛、边境文化旅游、民族体育赛事等项目,让边境地区的人民广泛受益。
  发力点二:转变政府职能提升软环境

  “加快推进桥头堡建设和云南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是一脉相承的。”云南大学大湄公河次区域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刘稚说,“云南和昆明在这个过程中,要注意和原有的规划、原有的定位对接。”此外,她关注的焦点是,“一带一路”涉及的十多个省份,如何搭建战略平台、形成新的合作机制。

  刘稚认为,作为云南的省会城市以及经济社会发展中心,昆明在云南融入“一带一路”建设中如何深化改革以及对外开放将发挥重要作用。“我们要扩大对外开放,不能仅仅期待政策凹地会吸引来优质企业,更为重要的是发展好自己的市场主体。”她表示,新一届政府强调“简政放权”,昆明要做的是如何简化行政审批并做好市场开放,“更关键的是如何形成"开放主体",短时间内这个开放主体可以是政府,但长远来说这个开放主体必须是企业,政府得学会用好政策,学会在市场经济中游泳。”她认为,融入“一带一路”这个国家新一轮开放的格局,对云南、昆明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新一轮对外开放中,如何发挥优势、弥补缺陷,确实令人期待。”

  杨思灵也认为,要融入“一带一路”战略,作为云南省会的昆明要做的还有很多。首当其冲便是解决交通问题,“我去北京开会的时候,一个半钟头就能换一趟地铁、一趟高铁到达天津,但同样的时间,我从昆明老城区出发只能到达呈贡区,交通成本太高了,无论是城市交通还是城区、县区交通都还不够立体化。对于投资者来说,这是他们必然要考虑的软环境。”

  发力点三:企业做“走出去”的有心人

  “昆明与东南亚许多国家的经贸合作先期做得比较好,但其他领域,如旅游、文化交流、民间交流、金融合作、软件合作等也应进一步深化合作。”胡娟介绍,2013年她到被称为亚洲“硅谷”的印度加尔各答考察时发现,当地软件行业发达,与云南、昆明的软件园有广泛的合作基础。“企业应以更加积极的姿态去参与、互动,看是否有先进项目能在昆明"落地开花"。另一方面,政府要积极搭建政策平台和咨询平台。”

  “要面向东南亚周边地区深化经济合作,这个过程仅仅是"从上到下",也应该是一个"从下到上"的双向过程。”胡娟分析,“桥头堡”和“发挥云南作为我国与周边地区深化合作的排头兵”一是体现了区位优势,另一方面表达了在新一轮国家对外开放格局中“敢为先”的姿态,关键是企业怎样收到这种信号并落实到市场活动中去。

  记者李双双报道

  名词解释

  “一带一路”即“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加快沿边开放步伐,允许沿边重点口岸、边境城市、经济合作区在人员往来、加工物流、旅游等方面实行特殊方式和政策。建立开发性金融机构,加快同周边国家和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形成全方位开放新格局。

  “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从密切欧亚各国经济联系、带动区域经济发展、构建地区和谐繁荣的战略高度出发,着眼于打造一个政策沟通、道路连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同的经济带。


Powered by MetInfo 5.3.11 ©2008-2021 www.MetInfo.cn